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霍格沃茨做卷王

第二百零六章 大脑封闭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斯内普发出了一声嗤笑。
雷声大雨点小,本以为路易斯能整出什么成型的守护神呢,万万没想到,放出一阵蓝色烟雾就完事了。
就这?
路易斯也有点迷茫,他刚刚明明想着的是最快乐的时候啊,按理来说应该可以让守护神成型才对。
他不禁陷入了沉思,难道我心里没有凯瑟琳?
于是他从爱情思考到了哲学,又从哲学思考到了科学,从科学到文学,最后停留在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之上。
最终,还是斯内普给他解了疑惑。
或许是斯内普看不下去这小子耽误他的宝贵时间了吧。
“我想如果你有那么一点点语言学基础的话,你应该能够发现——”
斯内普说话说了一半儿,他看起来不是很想让路易斯痛快。
“您倒是说啊。”路易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抬头看斯内普时,斯内普好像忘了台词一样在那里定着。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孙悟空来给他扔了一个定身咒呢。
“你的发音不对,自己好好琢磨琢磨。”斯内普说出了一个让路易斯有点无法接受的理由。
怎么可能?这是路易斯的第一反应,神特么是发音问题,在这个国家,谁的发音有我家的味儿正?我们家的口音就是英格兰的发音标准!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
不过……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似乎,大概,还真发错了音。
他在不经意之间把“patronum”的“num”发成了“nam”……
路易斯不禁有点汗颜,连忙抬起魔杖,再度施咒。
“Expe!(呼神护卫)”
*恭喜您习得特殊咒语:守护神咒,当前技能等级:MAX
*提示:守护神咒并没有熟练度与等级,仅仅与自身当前情绪挂钩。
这一次不止是刚才那迷蒙的雾气,还有不少根银色的细丝,倏忽间,从雾气中飞出一只小鸟儿,呼扇着翅膀儿滴熘熘地在空中飞翔,路易斯总觉得很眼熟,又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鸟儿。
反倒是斯内普看着那只鸟儿,颇有些怀念的感觉。
半晌,他开口说道:“嗯……倒也算是意料之中,燕子……”
还是一只家燕。
路易斯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好像在哪儿看过呢,原来是燕子啊……
还记得上辈子唱的那首儿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先特么管好你自己……
死去的回忆在疯狂攻击着路易斯,他根本没注意到斯内普的那一句“倒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他略有些生疏地控制着守护神燕子在屋子里飞来飞去,一边飞一边在心里纳闷自己的守护神为什么会是一只燕子。
讲道理的话,这也和他的画风不搭配啊,倒也不是看不起燕子,只是感觉画风不搭调。
倒还是斯内普给他解开了迷惑。
“想当初,艾玛……你母亲的守护神就是燕子。”斯内普看着那只还在飞翔的燕子,若有所思。
似乎有那么一丝怒其不争——怒自己不争,辜负了学姐的厚望。
“我母亲?”路易斯控制着燕子飞到自己的手上站好,瞅瞅燕子,又瞅瞅斯内普:“难不成守护神也会遗传的吗?”
“一般来说,守护神的形状因人而异,而且和巫师的性格和体格有关。”斯内普慢吞吞地说道:“但我也有点没法理解,你这个……”说着,上下打量一番路易斯,有些嫌弃地继续说道:“你这个生长速度快赶上海格的小巨怪,为什么守护神会是一只燕子,就算从遗传学的角度上也说不清楚……”
“我听说守护神并不是一直不变的,在遭受大的打击和感情巨变时,就会改变。”路易斯意有所指地说道,他并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而是有意。
斯内普顿了一下,目光如刀地划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话。
“你可以在回去的时候问一问莉芙女士。”斯内普指的是叶子雁:“或许同为东方神秘国度的巫师,可以为你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
“我会接受这个建议,教授。”路易斯挥动魔杖散去了守护神咒:“好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第二项训练了?”
“你是说大脑封闭术?”斯内普扯扯嘴皮子,“我认为你应该从最基础的开始,为了避免刚刚尴尬的事情发生,我认为自己有必要教一下这个咒语的读音。”
“那倒是不用,教授。”路易斯摊摊手,“刚才只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并不需要您太过于费心。”
路易斯曾经在禁书区的某一本书上了解过,大脑封闭术是击败摄神取念师测谎能力的先决条件,在此过程中采用避免面对面或眼睛接触等可疑的做法。
“你会是一个出色的大脑封闭术大师,路易斯。”斯内普破天荒地没有喷吐毒液,而是夸奖起了路易斯。
这可给路易斯有点整不会了,他可不是贱皮子嗷,只是觉得有点没太明白斯内普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您有话直说,教授,你这样我有点害怕。”
斯内普眼皮往下塌塌,嗤笑道:“大脑封闭术要求人可以压抑住自身的某些情绪,而你,路易斯,在你这个年纪的小巫师,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你露出的笑容是不是发自真心。”
“怎么不是呢?”路易斯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
“你看,就像现在,你的笑容就很假。”斯内普评价道:“不会笑可以不笑,不要勉强自己,路易斯。”
路易斯:……
无语了一小会儿,他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样说道:“照您这么说,其实我觉得德拉科对大脑封闭术是极有天赋的,而哈利应该并不具备大脑封闭术的天赋。
你知道的,哈利的问题在于他的情绪总是太过接近表面,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的伤害过重。但同时他也能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对于自身经历的感觉。他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而是非常诚实地面对它们,他也不能抑制它们,无法抑制那些回忆。
而我认为德拉科是那种很有天分的,能把自己的生活和情绪分开的人,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他能关闭自己的怜悯,锁闭住自己的同情心,从而有效地欺负别人,比如一年级的时候,他就很喜欢拿纳威开涮,要不是我看不过去……”
“好了,路易斯。”斯内普嗤笑道:“你真的是看不过去吗?我并不这么认为,有时候你还真是入戏太深……难道你不是为了利用他们两个才……”
“咳咳……”路易斯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斯内普的话语。
“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您真认为我有这方面的天赋?”路易斯笑呵呵地问道。
斯内普翻了一个经典的老男人式的白眼:“对于您这种道德真空利益至上的英国贵族来说,不学习大脑封闭术可是最大的浪费。”
“另外,据一些书籍记载,大脑封闭术可以有效防止被未知的存在附身。”斯内普补充说道:“在很久以前的战争中,巫师们就是这样避免被恶魔们强制附体的。”
“我明白了,教授。”路易斯点点头:“要不……咱俩现在实践一下?”
“如果你不介意被我读取记忆的话。”斯内普耸耸肩,就像在决斗台上和洛哈特说话时那样。
“怎么会呢……”路易斯咧嘴一笑:“如果被您恰巧读取到了,也只能说算是我学艺不精,怪不到您的……”
话音未落,便见斯内普魔杖一举。
“Legilimency(摄神取念)!”
“Ocy(大脑封闭)!”路易斯的双眼变得一片茫然,他在一瞬间就清空了自己的大脑。
有着橡树之心,精神剑以及格里风之眼加成的大脑封闭术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斯内普缓缓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魔杖。
“不错的大脑封闭术,就是假了一点。”斯内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嗯?”路易斯有些没明白斯内普的意思:“为什么这么说?”
“你的脑袋……刚刚……”斯内普有些嫌弃地说道:“如果有一只蜷翼魔打开你的脑子的话,一定会失望离去的……”
“想要骗过对你摄神取念的人,可不仅仅要清空掉你的大脑。”斯内普的声音依旧嫌弃:“你要学会仅仅封闭你的情感,和一部分记忆,进而模拟出一些‘假象’,让人看不出你在撒谎,明白吗?”
“我有些明白了。”路易斯说着,眼前再度变得一片茫然。
他连忙向后跳去,伸手止住斯内普的动作:“算了,后面的就不劳烦您了,我回去和凯瑟琳慢慢练习就好了……”
开玩笑,想要练习部分封闭,那必然会被人读取到一部分记忆,这事儿,还是找凯瑟琳练习比较靠谱。
他可不想被一个中年油腻不洗头的老男人读取到自己的记忆,他又不是哈利……
波特:勿cue。
似乎对于路易斯卸磨杀驴已经感到习惯了,斯内普不耐烦地摆摆手,赶苍蝇一样把路易斯撵了出去。
“对了教授。”路易斯在门口探回一个头到斯内普的办公室内。
“说。”斯内普言简意赅。
“我觉得有必要让哈利练习一下大脑封闭术。”路易斯提议道。
斯内普没说话,只是转过头看向他,那眼神中的空洞,让路易斯心里没来由打了个小突突。
路易斯左右看看,拉开门走了进来,回头关上门后,对斯内普说道:“哈利的身上……嗯,有伏地魔的残魂……”
“你是怎么知道的?”斯内普明显不信。
“邓布利多告诉我的。”路易斯开始扯虎皮拉大旗:“您可能不知道,就在伏地魔去戈德里克山谷杀掉波特夫人……”
斯内普的目光忽然锐利了一下。
路易斯快速说道:“之后,她的古老魔咒保护了哈利,但是在索命咒反弹的时候,也撕扯出了一部分伏地魔的灵魂,附体在哈利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哈利在一年级入学的时候,盯着奇洛脑袋后面的伏地魔会头疼的缘故。”
斯内普愣怔了一下,似乎相信了他说的话。
路易斯趁热打铁:“毕竟,教授您也不希望哈利被伏地魔控制吧?想想看吧,如果哈利被伏地魔控制后,找了一处没人的地府悄悄把他杀掉,您看他那双好看的绿色眼睛中,究竟……”
“别说了。”斯内普伸手指向大门:“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现在——请你出去,路易斯先生。”
路易斯很识时务地润了,留下了还在思考人生的斯内普。
走在路上的路易斯顺手把守护神叫了出来,在他身子周围叽叽喳喳地飞着,虽然没有声音,但路易斯却明显地能感觉这燕子叫的挺欢快。
每分钟就耗费十点法力值的技能,没事叫出来玩玩也挺有意思的,财大气粗的路易斯根本不在意这点法力值。
翻开属性栏看看,每分钟自动恢复的法力值都快到两百了,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点?
从斯内普办公室到他自己的办公室中间并没有什么人,所以也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守护神咒,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巧叶子雁和克莉丝塔萨在打巫师传说。
这是一款很让人上瘾的游戏,路易斯在她们两个身边站了半天,都没引起她们的注意。
“咳咳。”路易斯咳嗽了一声,两女这才注意到路易斯的存在,抬起头来。
叶子雁看到了站在路易斯肩头的燕子守护神,眼神一亮,惊喜地说道:“路易斯,你会召唤守护神了?这是……诶,这守护神和玉姐姐的一样!看来你真是她的孩子……”
“什么话?我还能不是我妈生的?”路易斯翻翻白眼,我不是我妈的儿子还能是谁的儿子?
“不,我的意思是。”叶子雁站起身,伸手勾勾燕子虚拟的喙,“你继承了玉姐姐的血脉,这才是你能够召唤燕子守护神的原因。”
“开玩笑了不是,叶子。”路易斯低头看看那只燕子,又瞅瞅叶子雁:“我怎么没看出它有什么特殊?”
“当然有了,这可不是普通的燕子。”叶子雁目光流转,低声吟了一句古老的诗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