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相亲被截胡开始

第296章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棒梗带着饭盒回到家里。
贾张氏喜笑颜开,从棒梗手里接过饭盒,好奇问道:“棒梗,你这些饭盒是从哪里来的?哟哟!全是硬菜,全是好东西。”
贾张氏一边跟棒梗说话,一边打开饭盒的盖子。
棒梗笑着说:“刚刚在外面遇到傻柱了,这饭盒是他给我的,我还叫了他来家里吃饭。
奶,你一会儿得跟他提我工作的事,让他上点儿心。”
贾张氏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说:“乖孙子你就放心吧,我会跟傻柱说的,今天必须让他把这个事答应下来。”
棒梗听到这话也放心了。
隔壁何家,何雨柱乐得蹦蹦跳跳,以为人家邀请他去吃饭是一件好事,殊不知人家全家人都在算计他。
从床底下拿出两瓶压箱底的好酒,何雨柱高高兴兴出了家门,往隔壁贾家方向走去。
“傻柱,你傻乐些什么?”
李烨看到傻柱傻乐的样子,觉得有点奇怪。
这才刚离婚,不知道他在傻乐了些什么。
“哦,李烨啊!没什么,我就到贾家吃个饭。”
何雨柱应付说道。
“看这酒的外包装有些年头了吧?简简单单吃个饭,用得着上这么硬的货?”
李烨又问了两句。
“这你就管不着了,现阶段需要保密,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何雨柱继续卖关子。
“呵!还藏起来了。”
李烨觉得有些好笑。
李烨都看着他去贾家吃饭了,还有什么好藏的呢?动动脑子一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无非就是和秦淮茹那点子事嘛!
“啧啧!”
李烨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傻柱还是逃不出秦淮茹手掌心。
说实话,李烨觉得秦淮茹不如刘心水。
刘心水虽说一开始骗了傻柱,但这些年也算有个贤妻良母该有的样子。
家里的家务,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打理的不错,算是一个本本分分过日子不怎么作妖的人。
何大彪不是何雨柱的亲生儿子,但毕竟是从小养到大的孩子,肯定是有感情的。
而且何大彪为人木讷,没有那么多心计。
如果不撕破脸的话,何大彪大概率会给何雨柱养老送终的。
抛弃刘心水和何大彪投向贾家绝对是一步臭棋。
贾家那是出了名的能算计,何雨柱跟这家人走得近,会被算计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当然,人家何雨柱乐在其中,李烨这种外人就不说什么了,当一个吃瓜群众就好。
何雨柱来到贾家后受到了热烈欢迎,贾张氏棒梗都是一张笑脸,先请他坐下,又是给倒茶,又是拿小零食招待他。
何雨柱终于在贾家体会了一把当姑爷的感觉。
“傻爸,主食我奶奶已经弄好了,现在就等我妈回家了。我两个妹妹在学校,今天不回家。”
棒梗笑着对何雨柱说。
“那必须得等你妈回来才能动快子。
小当和槐花,等他们周末放假回来,我再请他们吃一顿好的,去全聚德吃。”
何雨柱很是大气的说。
现在一个月2000块工资,兜里有钱了,说话的是底气自然足。
贾张氏一听周末还能吃顿好的,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全聚德,这可是京城老字号。
不夸张的说,贾张氏活了这么大把年纪都没吃过全聚德。
这些年,贾家就秦淮茹一个人干活儿赚钱,哪能那么奢侈呢?
等周末,她得敞开肚皮,一个人就得干掉一只烤鸭。
反正何雨柱会掏钱,替何雨柱省钱做什么呢?
“好好好,柱子你真是有心了,我都还没有吃过全聚德呢,这可是大名牌,很有名的。”
贾张氏说道。
“张大妈,瞧您说的。就全聚德而已,没那么夸张。
到时候您就敞开吃吧,别跟我客气,千万别想着替我省钱。
现在我收入还行,承担得起。
尤其是棒梗你小子,小时候拿我东西可厉害了。现在长大了,你可别跟我客气上了。”
一顿全聚德就能镇住以前对他白眼相看的贾张氏,何雨柱心里满满的成就感,觉得自己可厉害了。
贾张氏和棒梗呢,也捧着何雨柱,在一旁陪笑,让何雨柱继续沉溺在幸福之中。
毕竟杀猪盘才刚刚开始,一开始肯定得顺着这头猪,不能把猪给吓跑了。
等到这头猪掉进陷阱里,就可以开膛破肚,肢解这只肥猪炖猪肉了。
聊天中,刚下班秦淮茹的回到家里。
“柱子,你怎么来这里了?”
秦淮茹问了一句。
“怎么?不欢迎我?”
何雨柱自以为幽默反问一句。
“嗨!我是这意思吗?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秦淮茹翻个白眼,没好气说。
“妈,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外面遇到傻爸了。
跟傻爸聊了几句,他给了我几个饭盒,让我带回家跟你们一块吃。
我想想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能吃独食呢?就拉上傻爸一块来家里了。
奶奶已经把馒头蒸好了,傻爸也来半天了,就等你回家了。”
棒梗跟秦淮茹介绍一下当下的情况。
“那还等着干什么?拿碗快呀,再等菜可就凉了。”
秦淮茹催促道。
肥头大脸的贾张氏插嘴说:“没凉,我放到锅里温着。”
说完贾张氏从锅里把那几个饭盒取出来。
何雨柱拿起他那两瓶珍藏了多年了好酒跟秦淮茹炫耀:“这可是好东西,开一瓶尝尝味。”
秦淮茹养急手快,一伸手就把两瓶酒抢了过去,对何雨柱说:“你不都说了这是好东西吗?好东西这么喝可就浪费了。
我去给你拿两瓶地瓜烧,这两瓶好酒,等到棒梗结婚那天再拿出来招待客人。”
秦淮茹这就已经开始算计,把何雨柱的好东西往家里弄。
明明是何雨柱的酒,却连主人想整一口都不给。
偏偏何雨柱自我感觉良好,压根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念叨了几句:“瞧你这话说的,棒梗这孩子我看着他长大,我就喜欢这孩子的机灵劲儿。
他要是结婚了,我肯定大力支持,别说两瓶好酒了,就算是二十瓶好酒,我也给他弄来,保证他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倍有面子。”
又是一个意外之喜,秦淮茹都高兴坏了:“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反悔。
等棒梗这孩子结婚了,你可得大力支持。”
瞧瞧,只要把何雨柱给套牢了,贾家的日子不就好过了吗?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棒梗婚礼的开销给搞定了。
有了何雨柱的这几句话,棒梗结婚的钱就必须要让他掏。
秦淮茹取出两瓶地瓜烧递给何雨柱:“将就喝着吧。”
何雨柱笑嘻嘻把地瓜烧接了过来。
这酒是秦淮茹给的,有附加价值,他稀罕着呢。
菜过三巡,酒过五味,饭吃到一半,棒梗用胳膊碰了贾张氏一下,意思是该问问他工作的事了。
事关宝贝孙子的工作,当奶奶的贾张氏格外上心,立马开口:“柱子,听说你跟一个大领导的关系很好。
你每个星期都要到他家里做两次菜,还能陪他下象棋聊天。
你看棒梗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连份正经的工作都没有,以后该怎么谈对象。
你以后可是棒梗的傻爸了,孩子的事你得上点儿心。”
听到贾张氏认可了自己是棒梗的父亲,何雨柱满足感爆棚,放下快子就说:“那是,我跟领导的关系可好了。”
他这个人虽说傻不拉叽嘴臭容易得罪人,但可能是傻人有傻福吧,他一生中遇到了不少贵人。
扎钢厂的杨厂长算一个,这大领导又算一个。
这两个贵人都算比较关照他,尤其是大领导,居然跟他唠家常,在结婚的事上给他提供建议,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
他开口跟大领导要一份工作的话,只要不是太过分,大领导一般是不会拒绝的。
棒梗听完更加积极了,立马给自己和何雨柱分别倒了杯酒:“傻爸,我敬你一杯。
我这人嘴笨,漂亮的话不会说。
我用酒代表我的感情,工作的事就拜托你了。”
二人碰杯的时候,棒梗刻意把杯子压低一些,更得何雨柱的心,让何雨柱觉得很有面子,感受到了尊重。
一杯酒下肚,何雨柱问棒梗:“棒梗,你小子心里有什么想法吗?想干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我先跟你说好了,领导身边的工作要求很高,高中生大学生想在领导的身边工作都不容易。
你小子要求可不能太高,你要求太高的话,就算我跟领导关系好,我提了,领导也不会答应的。
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得对自己有点数。”
棒梗这回也算是心里有数,知道自己的斤量。明白以他这样的情况,能在领导身边找一份工作就已经不容易不容易了,哪敢挑三拣四呢?
“傻爸,我听你的安排,我这条件能在领导身边工作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哪里还敢挑呢?”
何雨柱犹豫了片刻,问:“上个星期我跟领导下棋,听领导说司机退休了,想找一个新司机。
要不我跟领导说一声,让你去当他的司机?”
“好呀好,那就多谢傻爸了,我的感情全在这杯酒里了,我先干了。”
棒梗端起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领导司机这份工作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只有初中文凭,能当能在领导的身边当个司机就已经不错,秘书之类的文职工作他也干不了。
反正他觉得当个司机挺好的,这年头开个摩托车就属于整条街最靓的仔了,天天开着领导的专车,那该有多拉风。
晚上送领导回家后,说不定还能开着领导的专车到昔日的老同学们面前装个逼,绝对有面子。
棒梗的工作敲定下来了,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
何雨柱很开心,棒梗全家都很开心,属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何雨柱心情一好就喝的有点高了,最后是秦淮茹扶着他回家的。
“咦?秦淮茹,你怎么跟傻柱搞到一块去了?
我就说今天傻柱为什么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跟我吹牛说他很快又要结婚了。
这下子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你们两个搞到一块去了。”
许大茂看见秦淮茹扶着何雨柱回家,一切都懂了。
“许大茂,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搞到一块去了?
我们这是光明正大谈恋爱,我没有男人,傻柱没有媳妇,你管得着吗?”
秦淮茹觉得许大茂话说的有些难听,便反驳道。
许大茂呵呵一笑,道:“秦淮茹,你这叫老黄瓜刷绿漆——装嫩。两个人加一块都快80岁的人了,跟我说谈恋爱,恶心不恶心?
不就是傻柱给你拉帮套了吗?直接说拉帮套就行了,说什么谈恋爱,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小姑娘。”
秦淮茹被说的有些尴尬,确实,她和傻柱这个年龄已经不叫谈恋爱了,叫黄昏恋或者找老伴更加合适一些。
秦淮茹也不想管别人怎么说,只要她们贾家的日子过得好就行了。
可何雨柱受不了这个气,骂骂咧咧说:“孙子,你嘴巴放干净一些,别说的那么难听。
我就算是拉帮套,有孩子给我养老,你有吗?
总好过你和丁虹英两个孤家寡人吧?都三十多了,连一子半女都没有。”
许大茂倒是不生气,因为他太了解贾家一家子都是什么样的人了。
何雨柱现在在他面前得瑟,将来有的是哭的时候。
许大茂都开始管理饭店了,格局比以前大了一些,不会何雨柱说他两句就开始急眼了。
他不会跟何雨柱怄气的,更不会拆散何雨柱和秦淮茹,而是送上了一句祝福:“得,你们厉害,我惹不起,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这么说话,我结婚那天保证请你喝一杯喜酒。
你要是像刚刚一样嘴臭,我分分钟揍你一顿。”
何雨柱见许大茂改口了,顿时心满意足。
“秦姐,扶我进屋吧,我腿有些软,走不动路了。
你今晚别回去了,就住我家吧。
你婆婆和棒梗都接受我了,她们不会说你什么的,以后我们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