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带空间去红楼看戏

13.炸知了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皇上脸色铁青,底下众人冷汗顺着脖子往下流,全部低着头不敢说话,四皇子低着的头微不可查的发出一丝嗤笑,眼里带着快意和幸灾乐祸,大皇兄曾对徒禛说,当年说是母后生自己难产而死,但谁不知道是因为父皇偏爱妖妃,在母后怀自己的时候,父皇勒令母后将宫权转交妖妃,致使母后中了小人算计,最后拼死生下自己,母后娘家拿着调查到的证据,父皇却只给妖妃定了一个不疼不痒的罪名失察,然后补偿承恩公府一些金石古玩,允承恩公府幼女嫁进皇宫为继后,掌凤印,摄六宫事。

而皇兄中毒更是有确切证据,结果父皇只是处理了几个奴才,然后假惺惺的掉几滴眼泪,显示自己如何爱重皇兄,又下了那样一道不伦不类的旨意,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不被新立的太子危机地位吧。呵呵,这回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之前遇害很明显是老二和老三干的,可是父皇仍然压下来了,自己就不信了,在这个时候,那妖妃仍比虚伪的父皇的身体重要?

皇上死死地抓住贾赦的肩膀,冷着脸问:“你说的可是事实?”贾赦听到声音,假装惊呼一声:“啊~”只听小师父道:“檀越,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子?你想知道的,这本书里清楚地记载那。”说话间,小师父已经进了屋子,顺手抱过来贾赦,然后道:“檀越可慢慢看,然后派心腹去苗疆地区打听一下,就会非常清楚了。另外,檀越也不必急,这毒不要人命,檀越可慢慢找人解。”边说,边给皇帝递过去一本书。

只见小师父指着贾赦道:“你个完蛋玩意,就能家里横,挨欺负了不知道跑出去找小师傅啊?行了,别哭了,一会儿回去小师父给找好玩儿的。”说着就抱着抽抽搭搭的贾赦走了。此时众人终于知道为啥贾赦这么天真了,这是有实力无比强大,护短的师傅啊,而且看样也是很任性的主。皇帝也哭笑不得,他也知道这世外高人一般都脾气古怪而且不通人情世故,贾家这个据说更是久居深山的(小师父有外人的时候都是易容成老道士),还是因为相中贾赦,才勉强出山,平时基本不见人,但确实是真疼贾赦,据说是因为贾赦长得很像老道的孩子?

贾衍道:“那啥,皇上,小孩子稍微有点娇气,但臣这样的家庭又不指着他出息,娇气点的小娃娃也挺可爱的是不?”贾衍一抬头,就看到皇帝抽着嘴角指着他,贾衍赶紧改口:“不是,等老臣回去慢慢说他,他一准该儿,皇上是不知道,我那小孙子才聪明那,还孝顺。。。。”皇上无力了,赶紧叫停,刚要说贾代善,结果一看贾代善深以为然的表情,突然觉得胃疼。转身就问林海他爹:“林爱卿,你看你和贾卿家结亲。。。”靖远侯高兴的道:“这孩子真有趣,娇娇气气的漂亮还聪明的紧,以后海儿终于不用打扰我和夫人亲热了。”转身还对贾代善道:“贾兄,您看咱两家什么时候办事,正好皇上和世伯都在这儿呢。”

只见贾代善看着贾衍,贾衍沉思,林海急忙道:“祖父,我肯定不欺负宝贝儿,啥都让着他。”皇帝一看道:“那行,朕明日就下旨吧,你们都退下去吧,朕累了。”大家都依次退出房间,皇上还听到外面林峰对贾代善说:“世兄,咱们去伯父那里商量一下流程,看看缺啥不。”贾代善:“那行,走吧,让海儿去阁楼找赦儿吧,省的赦儿没意思。。。”

皇帝气的直无语,就那么一个干啥啥不行的娇气包,竟然还都觉得是宝了。不过真得承认,那小娇气包确实挺可爱的。这时,暗卫带来了御医,听了经过,又看了一下小师父留下的书,然后想了一下,又把了一下脉,只见御医脸色越来越白,皇上已经可以肯定,贾赦说的是真的了,御医道:“请皇上吩咐人取半碗黄豆来,然后恩准臣取一滴龙血,到时若黄豆变黑,那就是了,这已经属于蛊的范畴了,臣曾经只是听说,并未见过实际病例,若没有这位高人的点破,臣等只会误诊为中风。”皇上马上准了。

而来到贾衍书房的贾代善和林峰,贾代善感应了一下,四周绝对没有人时,给林峰使了一个眼神,林峰脸上的笑容塌了下来,眼泪顺着腮边淌了下来,林峰呢喃着:“那是我嫡亲的小表妹啊。。。我的大外甥。。。”原来林峰和嫡后乃是亲表兄妹,原太子自然就是林峰的亲侄子,靖远侯府一直就是帮着皇帝收集信息□□暗卫的,嫡后被害和太子中毒的证据都是贾代善帮助林峰偷偷交给承恩公的。皇上虽然没找到证据,但也怀疑了靖远侯,所以已经逐渐将靖远侯府的权利开始架空了。

而皇上不清楚的确是林枫的母亲小时候曾经被拐,幸得贾衍夫人张氏的娘亲援手,才幸免于难,林峰母亲那时只有四五岁,却聪明的厉害,被拐卖出来以后,取得人人牙子的信任,以为她年纪小,什么都不记得了,正赶上张府采买,就将她带来了,她曾见过张氏的母亲一次,马上求救道:“张婶婶,我是芽儿啊,我想太太了。”

张母一愣,这孩子能记住大人,是因为大人样貌已经固定,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大人看孩子就是一天一个样了,更何况张夫人跟芽儿见面已经过去一年了,而芽儿被拐的几个月里吃尽了苦头,变得面黄肌瘦,还穿着牙行统一的粗布衣服,自然是认不出的,但听到太太的称呼,又看到小丫头机灵的样子,不难猜出她肯定是被拐出来的好人家孩子,而且应该是熟人家的孩子,就拦下了想要将芽儿拉出去的牙行婆子,花钱买下了芽儿,然后收留了芽儿,但当时芽儿实在太小了,记不住父母的名字,只记得自己和奶嬷嬷随着太太上香,自己有个姐姐,还有两个哥哥,然后就不知道了,好在还记得庙里有条小溪,上面有很多漂亮的杯子。

那是南方很得读书人喜爱的游戏,叫做曲水流觞,是从话本里流传出来的一种游戏,北方基本不会有人玩,而芽儿口音虽有变化,但仍可听出是南方姑苏一带特有的软儒,而自己在姑苏只是短暂停留,去的人家很少,基本都是世家,所以很好找,芽儿就和贾衍的夫人张氏一起生活了三个多月,直到石家找来,但她们的感情却很深。就算后来彼此嫁人,私下里也不曾断了联系。后来还想做儿女亲家,不想彼此都只有一子,俩人又都没有结契的打算,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不想这下一代倒是达成了他们的意愿。

林海来到贾赦住的阁楼,只看到贾赦正穿着丝绸小衣,光着脚丫,一手拿着冰沙碗坐在软垫上跟小师父在一个特制的可折叠的小桌子上下五子棋,明显被虐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正咬手指头呢,林海宠溺的走过去拿下贾赦的小手,极自然的抱起贾赦,然后给贾赦支招。这一局完事儿,小师父扔下棋,及其鄙视的看了一眼贾赦,然后高冷的道:“行了,这智商也就这样了,我去睡会儿,记得待会儿我醒了给我弹下琴,养养我被你蠢得受伤的神经。

”然后飘然离去。贾赦气的又要咬手,被林海给拦下来,然后哄道:“我刚才好像看到林砚(林海的小厮之一)回来了。”贾赦鄙视的道:“少骗我了,当我不知道知了猴都是晚上抓的啊?”

林海看着贾赦撇嘴的小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闷声道:“傻瓜,我是昨晚就派林砚去乡下收取的,要不你今天上哪吃油炸知了猴去?”这回贾赦也不介意被鄙视智商了。只催着赶紧去看看林砚收到了多少知了猴。林海帮着贾赦穿好鞋,俩人刚到门口,贾赦突然停住脚步,然后带着林海退了回来,在林海不解的目光中,来到贾赦卧室里面的套间书房内,从书架上的暗格内拿出两个瓷瓶,其实是从空间内拿出来的,然后交代林海。

“海哥,你听好了,这很关键,涉及到你家生死的事儿,我不知道谁那么恨你家人,在你家血脉里下了毒,平时不会有不好的感觉,甚至还会气血旺盛,但却是在燃烧你们剩余的生命,你想想你家祖辈是不是很难长寿?一般都是只活到五十岁左右?而且子嗣艰难。并且一过四十岁就苍老的特别快,状似肺痨。”林海想到了自己过世的祖父,确实与贾赦所说症状完全一致,不由得眼神深邃了起来,贾赦接着说:“你父亲现在已经到了发作期,夜里喉头开始发痒,胸闷,冬日咳疾难忍。”林海点点头,表示贾赦所说不差。贾赦继续道:“这瓶子里有两颗药,是解毒的,你和你父亲服下后,会腹痛难忍,多次排泄后身上会出现污渍,这是在排毒,不用害怕。但你们已经中毒日久,所以隔两日后太阳落山后,你和你父亲要在热水中每人服下一颗这个瓶子里的养身丸滋补身体,补充元气,然后再过二十一日,药效完全吸收后,你来我这里取一颗补寿丹,给你父亲,因为他的精气已经被燃烧的差不多了,解了毒也不能找回丢失的精气,补寿丹可补二十年寿命。”

林海眼眶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死劲抱了抱贾赦,亲了亲贾赦的额头,二人自是不需说谢谢,这也不是谢谢能表示的,林海贴着贾赦的耳朵道:“宝宝,你记住,你拥有这些药的事儿,从此绝不可告诉任何人,懂吗?”贾赦乐呵呵的点头,然后又道:“那养身丸女子必须在太阳当头的时候服用,男子必须日落后服用。”林海点点头,然后收起药瓶,调节了一下情绪,扬声道:“宝宝快点,看看林砚到底收了多少知了猴。”然后拉着贾赦往楼下跑。

贾赦看着满满一袋子的知了猴,乐的见牙不见眼,撸袖子就要献厨艺,把林海吓得,赶紧抱起来贾赦,吩咐底下的仆人赶紧做熟了端过来,开玩笑,做知了猴的时候可是很容易泵油的,这要是给烫着了,自己不得心疼死。赶紧想法的哄着,林海脑筋速转,对怀里不和做的贾赦说:“宝宝啊,咱不在厨房呆着,省的满身油味还得换衣服,咱们现在去外面买好吃的,咱爹好不容易从京城来一回金陵,咱们现在去排队买好吃的,咱爹得多高兴,是不?”贾赦一想,可不是吗,每次送到京城给爹爹吃的金陵小吃,味道肯定不如刚做出来的,就乐呵呵的跟林海跑出去了。

下人来给皇上报告贾赦和林海跑出去买小吃的去了,皇上惊奇,这孩子心也太大了,刚刚受惊抽抽噎噎的,转身就去玩了,这孩子应该十一了吧,世家子出现孩子也算是奇葩了吧?等听说一袋子知了猴哄好的,皇上都开始替贾家担心别哪天孩子被人用吃的骗走了,于是,皇上终于理解他师父让他学医攒路费的举动是多有先见之明了。

一个半时辰后,下人来报贾赦林海回来了,还带了不少吃食,贾衍请皇上品尝时,皇上一来到餐厅就看到堆得满满的各样小吃,贾衍笑呵呵的抱着贾赦,贾代善满脸感动,林峰笑得慈祥,林海笑得温柔,剩下的人全都嘴角抽搐的样子,皇上真想拔腿就走,可是徒禛实在眼尖,直接带头请安了。皇上只能叫起,然后坐在主位上,皇帝给各位赐座后,旁边太监拿来皇上专用的玉碗银著,用普通碗筷挨样试毒后,乘起一块金陵特色糕点,皇上动筷后,示意大家都尝尝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