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丑女穿越之倾国倾城

第九章 冒牌相公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章 冒牌相公

“你干什么去呀?有什么是呀?”我问道。奇怪?看她这么的匆忙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

“放心,我很快回来!”齐向薇回头给了我个笑脸。可我就是越疑惑,她到底有什么事情呀?而且还这么的高兴?

“哦,那你小心一点!”我回道,既然她不告诉我那我也不好意思在继续的追问下去。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的。

走进客栈,店小二领着我走到一间朝阳的房间。屋子不大,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四处通风。屋中摆放着几瓶刚采摘的鲜花,香气四溢。

我其实是没有什么讲究的,只要能有个地方让我美美的睡上一觉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唉,小二哥,待会我还有一位朋友要来麻烦你带下路?小女子姓司徒!”我客气的交待店小二说。

“没问题,姑娘你早些休息吧!等你朋友来了我就通知你!”店小二也客气的想我回到。

“有劳了”

送走了店小二,我长松一口气。便一头栽倒在软绵绵的床铺上,天哪!我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这这片刻的宁静。感觉我全身的身体都酥软了一般。

真的是好舒服呀!

在屋中转悠了半天,本来还一位能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是到床边上了却怎么也睡不着,齐向薇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走出房门,交待店小二便走出门外。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看着身旁的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我认识的。唉!真的是举目无亲在生地呀!

说来也真的好巧,也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竟然前面有个庙会。从小我就想去热热闹闹的庙会上好好游逛一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都一直没有实现过。今天遇上这么好个机会我怎么可能轻易的错过?

走进庙会,人们比肩接踵,一个个面带微笑,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一串串大糖葫芦笑弯了腰;嘎嘎作响的小风车笑得合不拢嘴;这边捏面人儿的捏了个小猴子;那边吹糖人的吹了一个小绵羊。各种玩具各式绢花各样商品,真是琳琅满目。

而且我还发现今天这花街上的俊男美女们特别的多。这该不会是大型的相亲晚会吧?

还好,我戴着面纱。要不人以外此刻这副绝世容颜不知道要给我惹来多少不是呢?

这下我就可以尽心尽力的玩个够了!看着这个,摸摸那个!没想到我自己还能玩的这么不亦乐乎?

呵呵说真的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救命呀!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呀!”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着急的喊叫声。

我顺着声音连忙跑过去,挤过人群。我看见一位白衣男子正将一名奄奄一息的女子从水中往岸上抱。

“小姐,小姐你醒醒呀?”旁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便一头扑过去抱着那落水女子哭喊不停。想必是这主仆两来玩,她家小姐不幸跌入湖中。

真是笨蛋,哪有人这样子对待落水人员的?我看着她紧紧的抱着那落水女子不放。我皱着眉头埋怨道。

本来还有就的人都快被她给折磨死了。我心中着急,便也顾不上了那么多。便走到那女子身旁直接从那小姑娘手中夺过那落水女子。见她呼吸很弱,我便赶紧让她平躺在地上。看过她口中没有异物以后,便把自己的手往那女子胸口上不停的按压以助她呼吸并帮她把喝下去的湖水排放出来。我反复并的进行这,那女子不时的吐出脏水。过了好大一会呼吸才渐渐有点正常。我知道的就知道这么多了,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看她此刻没有生命危险,我扭头对一旁围观的人说道:“有没有那位好心人帮我送这位姑娘去医馆?”

“方岩,你快去!”我身旁的那位白衣男子说道。

“少爷,那你自己一个人小心!”方岩说完便抱起那落水女子离开。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那小姑娘哭着向我一拜然后有朝我身边的白衣公子一拜。然后便紧随方岩而去。

围观的人渐渐离去,我这才注意到那白衣男子仍在原地不动。嗨!刚才救人心切,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公子仗义相助,真是令小女子好生佩服!”我冲她微微一笑,细语柔声的说道。

与他相对我这才看清楚他的长相:用美男子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身高近七尺,偏瘦。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俊美非凡的脸庞面如白玉泛着桃红,俊朗的眉,一双深邃明亮的双眸,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穿着一间白色的紧身长袍,把完美的身材展露无疑。脚上穿着白鹿皮靴。在灯光的照耀下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手拿一把桃花扇。看似温文尔雅,但我却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看到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我突然觉得用美男子来形容他太过于世俗。他美的简直就不像是真人一般,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是仙人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这种超越的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子?我在心中暗暗的想。

“姑娘过奖了,在下只是尽力而为。到是姑娘你临危不乱才令在下佩服!”他微微一笑。如月光一样温暖人心。真的是好美的人。

“呵呵公子你还真会说笑!”我笑,怎么和古代人说话就这么的别扭呢?

看来他也是觉得我们这样的确是很尴尬。便抬头看看这来来往往的人说道:“庙会上人来人往的,姑娘怎么会一人前往?”

“我只是随意走走,并不知道今日这里有庙会。”我如实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哦在下水少凌。还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水少凌合起桃花扇彬彬有礼的问道。姓水?真的是好奇怪的姓呀?百家姓里有这样的姓氏吗?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呀?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也许是自己少见多怪吧?

我也学这他的样子说道:“小女子司徒小小。”

呵呵我们这样子算是认识了吧?哇塞,来到古代怎么我认识的全部都是超级大帅哥呀?

突然看到旁边有一伙耍杂技的人,我突然灵机一动的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向他们走近了一些。

说真的我是很佩服他们的,虽说是卖艺,但却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劳动人民最光荣嘛!我空有一技之长原以为到这里就在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别人能做的为什么我不能?我也是人,而且还来自于未来。我怎么能输在古代?

水少凌见我看的痴痴入迷还以为我极其喜欢,却不知道我是另有所想。心动不如行动,我这人就是这样,既然想到了那就一定要去做到。我突然好想快点回去和齐向薇商量一下。

我扭头对着水少凌说道:“水公子,天色渐黑我看”

“那不如就让在下送姑娘一程吧?”水少凌说道。

我本意是想拒绝,可看到他那肯诚的眼神时,心一软说道:“那就有劳公子了!”

“司徒姑娘听你口音好像是从外地来的?”

“是呀,我和我朋友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可是我们不小心走散了”我低头小声的说道。

水少凌似乎很歉意问到了我的伤心处。安慰我说道:“如果有需要在下相助的地方请一定通知!”

“谢谢水公子!”我说。可是我叫他水公子真的很不舒服。

“司徒姑娘无须客气。不知你为何要以丝巾遮面?在下很是好奇,向姑娘这般心地善良的女子一定是美若天仙。”

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美若天仙?说的也是!以我现在这副面孔岂止是美若天仙所能形容的了的?

可是人不能忘本!

“我我可以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吗?”我直视这他的眼睛微笑的问。

“恕我冒犯,在下并非是这个意思。还望姑娘多多见凉。”

“呵呵公子不用紧张,我也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司徒姑娘不用这么客气,咱们既然相识便是有缘。你就叫我少凌吧!”水少凌笑这说道。

“少凌?”我喃喃的重复道。然后抬头给了他一个隐形的微笑说道:“好呀!少凌,那你就叫我小小!呵呵”

“嗯!小小不知为何,见你总让我觉得你很像是我的一位故人。”水少凌淡淡的说着,但我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到那隐隐约约的幸福。一位故人?呵呵怎么总有人说我很像一个人?

我笑着逗他道:“故人?想必是你的心上人吧?”

沉默!哈哈想必是被我说对了吧,看他脸色微微泛红,好似四五月的蜜桃。好可爱呀!

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一起聊天那感觉就是一种享受。没有一丝一毫的压力。真的好开心呀!我不是那种大家闺秀,也不是什么小家碧玉。我就是我!大大咧咧的现代小女生司徒小小!有什么说什么?看的出我们聊天,他也很开心。这就够了,朋友嘛!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才叫朋友!

水少凌送我到客栈门口便看着我一人进去了,我心中窃喜。这算不算是一场有意义的邂逅?

“姑娘你可回来了,你家相公等你好大一会了!”我一进门店小二便跑过来说。

相公?我疑惑的看着他,他在说什么呀?什么我家相公?我什么时候结婚了呀?虽然我不是很封建,但是我也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我家相公?”我疑问。

“是呀,哦,在那呢!”我随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黑衣男子背对这我们。

“哦,我知道了!”我冲店小二点点头说道。

便看着那黑衣男子。这到底会是谁呢?为什么要说是我相公?好奇怪,在这个地方我除了认识师父,大师兄和沐如风以外就是刚才认识的那个水少凌。可是这个我实在没有一点点的印象。我一步步的向他走进,小心翼翼。这人到底会是谁呢?我好像真的不认识呀?好!我握紧拳头以防万一,既然他说是我相公那我就要好好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有究竟有何目的?

“请问”我刚吐出两个字,那男子便扭过头来。我看着他的面孔,愣了片刻呆呆的叫出“向”

“娘子你回来了!”齐向薇连忙打断的我话说道。没错这个自称是我相公的人就是那个冷若冰霜的冰山美人齐向薇。

“你”我结结巴巴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我都被搞糊涂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有什么事回房在说吧!”齐向薇说完便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向屋中走去。

“哦!”我任由她牵着。可是心中却是疑问重重。

门外的水少凌在暗中静静的看着司徒小小的一切。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柳含笑的身影,这到底是为什么?怎么自己见她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看这司徒小小与她相公那恩爱的模样怎么自己会看的这么的碍眼?自己不是才认识她吗?只是觉得和她很有缘分而已可是为什么当得知她已经嫁做人妇时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自己都还没有见过她模样呢!

水少凌失落的看看天上皎洁的明月,独自一人向黑夜中走去。可是心却已经不是那么的平静。自己枉为花玲国的太子,拥有这一切想要拥有的。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想要什么不是有人争着抢着往自己的怀里送。可怎么偏偏就没有能把自己心爱的女子那一颗心给要回来?最后还逼的她自寻短路。

“含笑,我不相信你会这么的走了。我发誓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找到你。即使你依然爱的不是我!”水少凌突然抬着头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这月亮说。

“向薇,你这是干什么呀?怎么这身打扮?而且还说还说是我相公?”我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向齐向薇寻求答案。

看着她同样是一身黑色的紧身长袍,只是已经换成了男装。但却有着另一种独特的气质,翩翩公子、风流倜傥!头发在头顶挽成一个头包,插着一只白玉发簪。肤色雪白。只是这双冷冷清清的双眸让我太过于熟悉。

“怎么了?这样子不好看吗?”齐向薇在原地转了个圈圈,好让我更准确的看清她。

“好看是好看,只不过我还不太适应。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而且还要自称是我相公?”我继续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我感觉这样子很好玩,而且也有利于我们行走江湖。我们假扮为夫妻办事也方便。而且我觉得身边有个男人也不至于会热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齐向薇淡淡的说。似乎很平常一样。

“原来是这样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吗?刚才真的把我给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我这个我真的已经结婚了呢?”我笑呵呵的在她身边坐下。

“现在你就是我娘子了,而且你以后在我男装的时候就要叫我相公知道不?”齐向薇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呵打哪来这么霸道的小丫头呀?

我斜着眼睛看着她,一副很不屑的模样。然后问:“为什么你要做我相公?而不是我做你相公?”

“因为我可以保护你!”齐向薇肯定的说。

保护我?心里突然有一股暖流划过,她说她可以保护我!齐向薇竟然说要保护我耶!真的好感动呀!

“向薇”

“不是向薇,是相公!”齐向薇纠正道。

“相公”我极其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叫她相公真的是好难呀!

“可不可以不这样子叫呀?我觉得好别扭呀?”我抗议的说道。这出的是什么鬼主意呀?我们可以加伴是兄妹呀?可什么偏偏要假扮是夫妻呢?

“不可以,你必需这么叫!”好霸道的口吻,容不得我不答应。

“好吧,相公!”我败下阵来。相公就相公吧,反正这辈子也不可能成为真的。

“哦,对了向相公我想不如我们明天去街头卖艺吧?这样子我们还可以有笔收入!”我本想叫她向薇,可看到她那能杀死人的目光时便赶快改了口。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你想好了?”齐向薇反问。

“嗯,我想好了。我可以在街头演奏乐器,然后我们一起流浪江湖。再者就是等我们攒够一定的钱以后在想别的出路。”我说道。此一时彼一时,我们想要生存下去那绝不可以坐以待毙。

“好呀?”齐向薇依旧是没有表情的说道。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吃惊。

“什么?”我瞪大眼睛看着她。我本来还以为她会反对,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完全不向是她平常的作风。我本来还以为向她这种含着竟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绝对不会同意在大街上抛头露面的!可是她却连想都没有想一下就答应了我。

“你难道都不反对吗?”我试探性的问。

“我为什么要吃惊?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那我为什么要反对?”齐向薇反过来问我。

我很无语。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这是怎么的一种感情?齐向薇对我是这么的信任。陪我一路下来寻找她最讨厌的人、就我于水火之中、现在又放下她千金小姐的身份陪我街头卖艺。一路上虽说对我冷语相对,但我知道她一直在默默的照顾这我,一直对我不离不弃。这种恩情要我该怎么报答?还记得见她第一面是她那种矜持骄傲的模样,突然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睛流了下来,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我一把抱住她。

“向薇”

齐向薇好像被我这动作给吓住了一样,呆呆的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呀?我还没死呢?”齐向薇朝我喊道。

“呵呵向薇我知道,我怎么会舍的让你死呢?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我流着眼泪笑着说道。

我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好好保护她,爱护她。绝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也不管她以后对我怎么!我都决定要对她好一生一世!这是司徒小小对齐向薇的誓言一生不变。

我这一生之中只有两个人真心的对待我,我也只有这两个朋友。所以我不想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即使她们彼此不和。

一大早我就听见喜鹊在门口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看来它们也来庆祝我今天能有个好收成呀!

我和齐向薇,哦,应该说是我和相公一大早就带上行李和古琴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开始我了我的计划。虽然地方不是很好,人员也很特别。但这却丝毫没有让我的演出受到任何的不满。没办法,我就是我!只要手指碰到乐器,那什么地方都可以成为我发挥的舞台。更何况这是一首独特的曲子,优美动听。

我轻轻划动琴弦,没多大一会周围就围了好多人。一曲过后掌声如雷,托盘里大大小小的铜板碎银被装的慢慢的。我抿嘴微笑,看来我果然很有经商的头脑呀。我朝齐向薇眨了眨眼睛,示意的成功的抉择。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齐向薇竟然也冲我眨了眨眼睛,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呀!看的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让开让开”突然人群中一阵凶狠的声音传来。随后我便看到人群中让出一条道。然后两个手拿剑的男子护着一位紫衣男子走了过来。

那紫衣男子看起来应该有二十二三岁的年龄。眉清目秀,一双细长的桃花眼此刻正直直的在我身上不停的来回打量。

我的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电视里富家公子当街调戏良家少女的场景。于是便扭过头去。

看这人张的人模人样的却是一副无耻下流的小人模样。我真的是看着心里就有气。

“这是谁家小娘子在这大街上抛头露面的,不如到我府上一聚如何?”那男子走到我面前色迷迷的看着我说。竟然还大胆的拿着那把破扇子挑我的下巴。

“拿开你的脏手!”我一把推开他,真是可恶死了。我抱着古琴站起来狠狠的瞪着他。

“哟,好大的脾气呀?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禹城的地盘上谁人不知道我沈家大公子沈浩的?”那个自称是沈浩的男子一脸自豪的说道。

禹州沈家?呵我还以为是谁呢?早就听闻沈家在禹州那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家财万贯,一打造兵器为主。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可是我没有想到那么有名的一个豪门世家竟然也会教出这种败类?

“呸!”一句辱骂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在这安静的场合下异常响亮!看来这沈家在这群人眼中也并非是什么良家。

“是谁这么大的狗胆?”沈浩听闻此生气的脸色有白变黑。牙齿只打哆嗦。

好安静!看着怒气冲天的沈浩,人群安静的没有丝毫声音。

“好好好!没有人承认是吧?那你们今天就一个也休想离开!”沈浩指着他们说道。然后那跟他一起的两个男子便把手中的剑给拔了出来。

人群中一阵骚动,便有人开始怨天怨地。

“天子脚下,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王法?”我冲着他说道。

“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我说的话就是王法!小娘子你这么有正义感不如你哄得我开心我便放他们离去如何?”沈浩向我走进说道。

“呸!哄你开心?你以为你是什么呀?不要以为自己有那么几个臭钱在江湖上有那么一点名气就真的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那副德行,贼头贼脑、死皮赖脸的竟然还妄想让本姑娘哄你开心,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一口气说完,便看到沈浩气的两眼直冒火星。不过我骂完心里就是爽!

“你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沈浩指着我气的颤颤巍巍的说。

“那又怎么?本姑娘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富二代!张扬跋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呀?带着两个狗奴才到大街上招摇撞骗我要是你我就羞愧的找个地洞钻进去永不出来!”

“你个小贱人!”沈浩气的骂完伸手就要打我。可是手还没有落到我身上便听见他支支呀呀的叫了起来。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有脸在江湖上行走?”齐向薇抓着沈浩举到半空的手腕。稍一用力便痛的他呲牙咧嘴。

“好好好”掌声四起。

沈浩的两个跟班见形式不对便拿着剑向齐向薇这里冲过来。

“相公小心!”我紧张的大叫。

齐向薇冲我微微一笑,轻巧的躲开那两人的攻击。然后有依旧没有温度的声音说道:“娘子我突然很想听《十面埋伏》你可否为我演奏?”

“啊?好呀!你要小心呀!”我说完便重新做好。

一开始就是急促的调子,仿佛把人一下子拉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黑屋子中,心不可避免地震动,忐忑不安。随着曲子的越发急促,心跳也加速,仿佛每根弦都扣在了心上,让人紧张不安,仿佛黑暗的屋外有危险在靠近!齐向薇一人抵挡三个,一招一式扎扎实实。随这曲子的快慢来回不断改变。旁人听着曲调看着他们的比试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仿佛此刻面对危险的正是他们本人一般。

别看齐向薇才开始习武,看我看的出来那三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齐向薇一掌打向沈浩的胸口。只见他重重的摔倒在滴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杀气顿消,曲子已罢。

曲子已终,人却还沉浸其中,心兀自跳动,仿佛还沉浸在那紧张之中。直到看见沈浩被他的两个手下相互搀扶着狼狈的离开时这才渐渐平缓下来。随即是春雷般的响声。

“呵呵多谢各位父老乡亲的鼎力支持。谢谢了谢谢请各位有钱的赏个钱场没钱的出个人场谢谢了!”我对着人群大声的吆喝道。

回到客栈我百般无聊的坐在桌子钱数钱币。

“一个十个二十个一百个”

“小小?”正当我数的正开心时,齐向薇突然叫道我。

“嗯?怎么了?”我头也不抬得问。

“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去了。”

嗯?我放下钱币走到她面前说道。

“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呀?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而且”我说道。其实我知道齐向薇肯定会在意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的!其实我自己也很在意,可是我会功夫我会保护自己的!

“不是,我只是想不如我们开个店经商怎么样?”齐向薇问我。

“开店?开个什么店?”我问。不错的想法。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下文。

“赌厂?”

“不行不行”我一听赌场这两个字就吓得浑身只打哆嗦,连连摇手表示拒绝。

“谁说要开赌场了呀?我只是那么随便说说。我是想我们在这里开一家茶馆怎么样?外带浓香奶茶!去敢保证生意一定会十分的红火,男人来喝茶女人可以来喝奶茶!而你也有发挥你特长的空间。而且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齐向薇说的津津有味。我也听的津津有味。我真的是越来越佩服她了,这个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呀?这么有创意的想发怎么我就没有想出来呢?在古代卖奶茶?还真有她的!在古代女子一般都只需带着家中,即使出门也很少有专门接待女子的食品店铺。如果我们这样的话那倒还真的会把生意做大呢?

“可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怎么了?”齐向薇问道。

“我是在想,开起一个店那是需要很大一笔收入的!可是我们?”我低头说道。

“你放心,这个我已经想到了。而且也已经想到了最有效的办法来解决!”齐向薇自信的说。

“真的?”我瞪大眼睛不可思意的看着她。

齐向薇神秘的冲我一笑。然后趴在我耳边悄悄的说出她的好办法。

“什么你?”我听完以后吃惊的看着她。她怎么可以这样?竟然要去沈家偷?

“不行不行的!我们怎么可以干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以的!”我说道。要知道我们都是光明正大的人,怎么可以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老师平常是怎么教导我们的?

“怎么不行?此一时彼一时你知道不?在说那姓沈的钱财还不是来历不明?我们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到时候等我们有了更多的钱就可以去帮助更多的穷苦人家这样有什么不好?你不是一直都想当做一个救苦救难的救世主吗?”

“我”我结结巴巴的看着她,好像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奇怪的是她怎么会知道我想当一个救世主?我敢保证我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这个秘密,包括夏亦瑶。可是她怎么会知道?

“这个只是我的建议,决定在于你!”

“我我决定今晚就行动!”

沈家在禹州那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所以想要知道它的准确位置一点也不难。看准目标我和齐向薇一人一身夜行衣悄悄潜入沈家大院。

沈家果然不愧是有钱的大户人家呀!前前后后总共有三个大院。我们找了好半天才找到白天那个无赖的居住的。

我知道一般有钱人都喜欢把贵重的物品放在书房里,不知道这一家是不是也是这样?找了一间看着挺像书房的房间我和齐向薇偷偷的溜进去。

屋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大排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书架前面是一张檀木长桌。上面整齐的摆放这文房四宝。除此之外在也没有其他的了。

我找了好大一会什么也没有发现,一脸失望的看着齐向薇小声的说:“向薇要不我们在到别处去看看吧?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呀!”

齐向薇冲我点点头。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我的手无意间碰到了书架上雕刻的梅花。没有想到它竟然会动。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扭头一看那三个书架竟然自己移动到了一起,当那三个书架排列成一排的时候地面上突然裂开一个洞。有楼梯通道,我和齐向薇面面相窥。想必这里一定是沈家的秘密通道。没想到竟然这么的隐蔽。

我和齐向薇顺着密道下去,这里仿佛就是另外一个沈府。建筑豪华、到处以火把照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我在心里偷偷的高兴,还好没有人这样我就可以大捞一把了!

“哼!竟然连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突然一声凌厉的女声从一间房子里传了出来。我立马屏住呼吸。悄悄往那房间走出。天呢,我还以为这里没有人呢?差一点就坏了大事。

透过窗户的缝隙我隐隐约约看到里看有一个女子头戴面纱遮得严严实实。身穿一间紫红色的拖地长裙很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两位持剑女子,眉清目秀。但面无表情!看来这中间的女子来头不小。前边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一副唯唯诺诺的恐惧模样。

紫衣女子突然很厉害的站起来把手往后一背说道:“沈敏高你不要忘记了你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而且你应该很清楚和我们魔蝎宫作对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宫主请息怒,属下绝不敢忘记魔蝎宫对属下的栽培。请宫主在给属下一点时间?”沈敏高听完那魔蝎宫主的话吓得一下子跪在的上。

魔蝎宫?这是个什么地方?我好像记得别人说沈家的当家主人就是沈敏高,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沈家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怎么会多这个女子这么恭敬?看她的模样也不是很大呀。

魔蝎宫?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绝非善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竟然连沈家也这么的恐惧?

“好!我就在给你一点时间,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拿到‘圣灵石’否则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魔蝎宫主说便从另外一个门走了出去,气势非凡。不惜一切代价!心狠手辣?好霸道的语气,我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话会从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口中说出来!而且还是对江湖上人人敬仰的沈家庄主沈敏高。

好大一会沈敏高才扑通一下字无力的做到椅子上,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一脸无奈与无助

我一直以为名人在人前都是那么的光彩照人,却从不知道他们背后有这么多的辛酸苦辣。人家都说沈敏高有情有义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可是现在这情形似乎有一点不对呀?听他们交谈好像沈家是借助魔蝎宫才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的。

刚才那个魔蝎宫主说的‘圣灵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她要不择一切手段得到它?人人都说江湖险恶,看来也不是胡说的呀!

只见沈敏高坐了好大一会走出房门,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便和齐向薇悄悄跟随这他。可能这是他自己家中的秘密密室所以一点戒备之心也没有。

他走到另外一间密室里。们口有两名男子把守,见沈敏高走来行了个礼便把门打开。这间密室设计的十分安全。四面全是墙,唯一的一个门口还有重兵把守。因为这是地下密道,我们没有办法从屋顶上下手。只能眼睁睁的在外面看着沈敏高进去。

这里到底会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隐秘的通道竟然还要重兵把守?难道是沈家的财矿不成?

害怕被他们发现我们也不敢靠得太近,里面有什么动静我们一点也听不见。看了今天这一趟我们果然没有白来。沈家一定有什么秘密!还有刚才的那个魔蝎宫主我看着也很奇怪,我虽然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她的声音我总觉得听着很耳熟。好像是故意隐瞒了原有的声音可这个人是谁呢?真的是好奇怪!

“向薇我们?”我正准备和齐向薇说话时,她突然打断我。想我背后指了指。

我扭头一看,沈敏高已经从密室里走了出来。我们齐向薇赶紧找了个隐秘的位置多了起来。见沈敏高一脸怒气,我看一定是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

只见他朝着出口出去,我和齐向薇则在原地不动。我们又不是傻子,现在跟着他一起出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而且那个密室里的秘密更让我好奇。

看这个地下密室四处严密,我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会不会密室之中另外还有别的密室?

“向薇,我们该怎么才能进去呀?”我朝着齐向薇小声的说。

“看我的!”齐向薇小声的回答我。然后手指间便多了两枚七色海棠。我微微一笑冲她竖起大拇指。

只听“嗖”的一声,那看门的两个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命中咽喉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赶紧跑了过去摸摸他们的鼻息,呼吸已经停止。我以崇拜的眼神看着齐向薇,好厉害的暗器手法呀!

力道、准确度全都是这么的完美!这个是才开始学习的吗?我一直以为齐向薇喜欢暗器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已经练到了这样的地步?

齐向薇小心的推开密室的门。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两个人很警惕的看着我们?

我无奈!本来还以为这里会有什么金银珠宝?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两个大活人!

空荡荡的屋子除了两个人以外什么也没有。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值得让沈敏高重兵把守?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都受了伤。两名男子,一个五十左右脸色苍白。一个年龄看着还小,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到成熟的年纪但是那俊美的容貌以完美至极!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一双黝黑的明亮大眼直直的盯着我和齐向薇。原本十四五岁的年纪本该是开心快乐的,可是我从他的眼睛里完全没有找到这样的感觉。眼眸中全是冰冷一脸的倔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着他就想起来我自己,曾经的我不也是这样吗?看他嘴角泛着血迹脸色苍白我想一定是被沈敏高囚禁在这里的。突然心中有种冲动,我一定要把他们救出去!

“枉你沈敏高自称是个正人君子,明的不成竟然来暗的?有本事就一刀杀了老子!”那中年男子冲着我们两个说道。

看来他是误会了我们。我连忙向他解释说道:“前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和沈敏高一伙的,其实我们是”

“废话少说!以为这样子就可以骗得了我?”那大叔一脸的怒气。但是因身受重伤而体力不称。显现摔倒在的。幸好被那少年扶助。

“成叔你怎么样?”那少年急切的问。

“少爷,成叔恐怕以后不能在保护你了!咳咳”突然一大口献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成叔”

看着眼前感人的一幕我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那个其实我们并没有恶意。我们本来是想到这沈家来找一点东西,无意间来到了这里。不如我就你们出去吧?”我说道。

“哼,就凭你们两个蒙面的黑衣人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想让我们跟你走怎么可能?”成叔说道。

天!好麻烦,怎么救人好像也要求着人家呀?

“为什么呀?出去不比呆在这里好吗?”我问道。

“你们要杀便杀,无需多言!”那少年冷冷的说。嗨!怎么跟齐向薇一样呀?

“我”我真的很无语,难道我看起来就这么像是坏人吗?

“哦,对了!不知道前辈你有没有听过曲逍遥曲前辈?”无奈我只好把师父的大名借出来一用。看他平常说的这么厉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曲前辈?哼,他的大名在江湖上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晓!”

啊?哈哈师父果然没有骗人呀!

“那个曲前辈乃是家师。前辈不若不信在下那该不会也不信家师吧?”我得意洋洋的说。

“什么?曲前辈是你师父?可有凭证?”成叔一听曲晓瑶是我师父便开始有点动摇。

“凭证?”我无语,这要怎么证明?我摇摇头。

“你这老头怎么这么的啰嗦?要走便走!我看这位少爷一定对你很重要吧?你难道也想让他陪你一起在这么葬命不成?”齐向薇冷冷的说道。

“我?姑娘说的对我确实不应该这样想!”成叔低头说道。

这这么快就认输了?可是我白白说了这么就他都没有怎么齐向薇的一句话就。

天呢!

成叔“扑通”一声的跪在我们面前说道:“请原谅在下的莽撞,姑娘说的对我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少爷”

“成叔”

“少爷,你记得要好好的活下去。梁家上上下下三十四条人名就有你来讨回个公道了!成叔不行了你和这两位姑娘赶紧离开这里吧!就去找夫人生前的好友,她一定会帮助你的!记得一定要好好保护咳咳你要记住梁家一切的希望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成叔说时还特意戒备的看了看我们。不过这也是应该的!

“成叔那你呢?”那少年急切的问。

“成叔恐怕不能和你一起走了咳咳我这个样子势必会连累到你们的你要好好记住成叔的话知道没有?”成叔在次叮嘱他。

“不行,成叔不走天佑也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那少年紧紧的抱着成叔不放。

“胡闹!你都已经长大了,不可以在任性了知道不?你要好好习武梁家的血海深仇还等这你找魔蝎宫报呢?”

“可是”

“没有可是!请姑娘赶紧带着少爷离开吧?我在这替梁家谢谢两位姑娘了!”

“成叔”那少年还想在说什么,只见成叔伸出手往他身后一按。那少年便慢慢晕倒在他身上。

“前辈你这是”我不解得问他。

“姑娘不必担心。我怕这孩子不肯好好的听话便点了他的穴道,等咳咳咳等时辰一道他自己会醒来的!只是这样要让姑娘多多费些力气了。”

“那你呢?”

“我?我自有办法?你们快走吧”成叔吃力的说完。

“哦,那前辈你多保重!”我从他手中接过那少年,没想到看他这么瘦小竟然还挺重的!

我扭头看了一眼强行支持的成叔。我想这应该会是最后一面了吧?突然心里很失落。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我真的不敢保证带着他们可以平安的走出去。只好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祈祷。听他们的对话我想他们应该是属于主仆关系把?一生之中能遇到一个这样忠心耿耿的人,那真的是死也值了!

没有想到这出口的们竟然是自动的。还好这见房子了没有人呢,要不然我们这个样子还真的是羊入虎口。

天色已经很黑了,我不太认识古代的时辰。但我想应该已经不晚了吧?背着这个人还真的是麻烦呀?而且他还不轻。我看真的是想累死我呀?

“你为什么要救他?”齐向薇忍不住问我。

“我我只是觉得他和我很相似而且。你是不是觉得我多管闲事了?”我说。

“没有?我其实也是准备就他们的。只是那个成叔”齐向薇好像很遗憾似的。

“天意是这样。我们也不必太过于难过”

“你们是什么人?”突然一声女声从背后传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齐向薇扭身掐着那女孩子的脖子说道:“不许出声!”

好厉害的角色呀!看来齐向薇可以和刚才的那个魔蝎宫主有的一拼。

那女子拿着灯笼乖乖的点点头。借着灯光我看见那女子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裙。可能要睡觉所以头发不扎也不束自然的披在背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装饰但却是一副独特的美。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一双大眼睛透着惊恐。好似一朵出水芙蓉她虽然称不上是绝色美人但却是绝对的小家碧玉。楚楚动人的较弱模样看的谁都不忍对她大声说话,生怕吓到了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