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蔷薇岁月之1979

302.提前招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夏臻就醒了过来。
听到楼下厨房已经有声音传出,估计妈妈已经起来做早餐。
于是穿上新衣新裤,下了楼。
“冬冬,快去洗漱,然后来喝一碗糖水甜一甜——”看到儿子起来了,正在煮汤圆的祝琴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这是老家这边大年初一都这样的风俗。
大年初一起床后,先喝一杯糖水,代表一整年都甜甜蜜蜜,不必吃苦。
“好的,妈。”夏臻应道,又习惯地叫了一句。“新年快乐。”
说完,打了半杯热水,又加了一半凉水,开始刷牙。
“你也新年快乐。”祝琴被儿子的话说的愣了一下,很快露出笑脸,跟着回道。
儿子真的长大懂事了,居然连这样的祝福话都能随口而出。
这时候大家见面,很少有人会相互这样说,至少老家这边没有这个习惯。
说完,拿过暖水瓶,把早上刚煮开的水倒进一只杯子里。
灶边并排放了四只杯子,每只杯子已经放好一勺白糖,等大家起床后,只要倒上开水就能喝了。
这时候锅里的水开了,她掀开盖子,用锅铲搅到了一下汤圆,再重新盖上。
汤圆包得有些大,必须滚几次才能熟。
夏凝和李自强听到厨房的动静,也先后起来,走过来洗漱。
“县城附近有搡年糕的地方吗?”夏臻洗好脸后,端起杯子喝糖水,边问妈妈。
印象中晚稻收割后,农村会把粳米泡在水中,等进入腊月,开始把泡好的米送到村里的碾米厂,把米打成粉,再蒸熟后搡成年糕。
县城一般都是直接花钱去买。
妈妈年前去买了二十斤年糕,今年早上在煮汤圆的时候,也切了一些放进去一起煮。
正月初一吃,代表年年高,也是好意头。
“应该没有吧!”祝琴不知道儿子为什么问这个。“如果你想吃年糕,今年让你舅舅家多泡一些粳米,到时多搡一些,送过来就好了。”
总的说来,这些东西还是农村比较方便。
汤圆和年糕很快熟了,祝琴盛了四碗,拿到外面让大家吃。
又拿了一碟油豆腐烧肉和糟鸡肉,放在桌上,让大家咸一咸,用来去甜腻。
“今天有没有客人过来?”坐下来一起吃早饭的时候,祝琴又问儿子。
正常情况下,家里今天不会有客人过来,最多邻居之间相互走一走。
如果儿子有朋友来做客,家里就得提前准备一下。
“应该没有。”夏臻摇摇头。“大过年的,都有自已的事,没必要来看我。”
照他的性格,也不希望有人找自已,免得给家里添麻烦。
“那你去不去看望干爷爷?”祝琴继续问道。
这事原本早该计划好,只是她一时没想到,加上儿子也没提,她就没准备。
“不去。”夏臻摇摇头。“等初三初四以后,跟他们打声招呼,再抽空走一趟就行。”
他跟这些长辈认识,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是没有一个是因为对方职务高。
所以没必要讨好他们,这样做只会让他们看轻。
“那你自已心里有数就行。”见儿子已经拿定主意,祝琴自然不会劝他。“其它人还好一点,耿家那边也不用去一趟?”
那可是舜江县的父母官啊!
在她的记忆中,儿子应该继续和他们处好关系。
“一会儿我去给他们打个电话,说声新年好吧!”夏臻想了想,觉得该有的礼节确实不能省。“还有其它家庭,我也打个电话。”
有了这个解决办法,那就全部一视同仁好了。
大年初一这些领导都很忙,自已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
以他前世的经验,电话拜年,确实是最便捷的处理方式。
自家也得尽快装部电话了。
这样一来,如果谁想和自已说新年好,也会方便许多,不用亲自过来。
吃完早饭,外面已经传来喧哗声,还有小孩子在吉祥弄奔跑的脚步声,估计是有人过来给长辈拜年。
夏臻出了门,过去打电话。
几家人家刚吃了早饭,接到他的拜年电话,都很开心,同时祝他新年快乐。
并邀请他过去做客。
夏臻借口他们忙,不去打扰,约定晚几天再过去。
回到家里,看到周晓聪和廖思渝都到了自已家,正在喝茶吃水果和零食。
“今天早上我们干什么?不会继续打扑克吧?”见夏臻回来,周晓聪一脸期待地问道。
他总觉得夏臻主意多,肯定能想出好玩的项目。
“你们是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夏臻见他这付模样,忍不住笑骂一句。“今年春节有得吃有得玩,还想要什么?”
人的欲望果然无穷无尽,没想到周晓聪条件刚好转,就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了。
大年初一,有吃有玩,手里还有钱,如果换成去年,不知道多开心。
“嘿嘿——”周晓聪被夏臻这样说,也不气恼。“没办法,平时太忙,难得春节大家能聚在一起,总想找些节目玩一玩——”
自从去年卖瓜子之后,他确实天天忙得脚不沾地。
除了上班和卖瓜子,在家的时候,还要帮奶奶磨豆子,真的非常累。
这样也有好处,每次躺在床上,不到五分钟保证睡着。
“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要不,去街上逛逛,看到什么感兴趣的,就买回家?”夏臻这样提议。
前世他玩过的东西,这时候大多没有。
而一些幼稚的游戏,他又不感兴趣。
“也行。”周晓聪点头应道,又望向廖思渝和李自强。
两人也没意见,愿意上街。
“等一下。”夏臻忽然想起彭民浩,又进厨房找妈妈。“汤圆还有吧!我给隔壁那个伤员送一碗过去。”
祝琴听了,随手打开锅盖,从蒸笼里拿了一碗递过来。
大年初一,不管做什么好吃的,都会做多一些,意味着年年有余。
汤圆年糕自然也一样。
因为家里有热水,所以盖在锅里保温,如果碰巧有客人过来想吃,就可以直接拿出来。
夏臻拿了汤圆,考虑到那边可能没烧开水,又拿起一只暖水瓶,快步出门,往那边走去。
彭民浩此时正在吃早饭,也是汤圆煮年糕,是秦英刚才送来的。
因为今年是大年初一,她不能长时间离开家,所以放下后又匆匆走了。
“彭大哥,已经在吃了啊!”夏臻进屋时,看到彭民浩吃得正欢,就放在手中的碗,在他旁边坐下来。”看来我来晚了——“
看来秦英对这个男人真的非常重视,否则大年初一,不会这么早送东西过来。
“刚开始吃。”吃东西被人打扰,彭民浩略微有些尴尬,很快又调整好情绪。“住在这里,已经给你添麻烦了,怎么好意思再让你照顾我的生活?”
被人关心的滋味相当不错,老实说他真的有些感动。
大年初一,人家没忘记自已这个病号,特意送汤圆过来。
“彭大哥客气,你是秦英姐的战友,就不算外人。”夏臻不在意地解释道。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又帮他倒了一杯水。
“谢谢。”见他说话老练,甚至超过自已这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彭民浩除了感谢,不知道说什么。
“对了,彭大哥。”夏臻和他聊了几次后,大概知道了他的性格,是个憨厚又有自已原则的人,“听秦英姐说,你以前在钢铁厂当司机,现在出了这样的情况,有考虑过以后的人生吗?”
年后他会让耿星河帮忙介绍一些退伍军人过来。
眼前的彭民浩,不是很合适吗?
如果能提前把他招揽下来,那后面聘用的人,可以交给他去管理。
沪市那些人,暂时由吴大军在负责,这边也需要个领头羊。
“以后的人生?”彭民浩听后叹了一口气。“钢铁厂的司机之位估计保不住了,其它的工作,我又不擅长,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由不得我自已决定啊!”
一个人遇到过不去的坎,往往容易当缩头乌龟,得过且过,不愿意面对困难。
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代,个人很难和集体对抗。
他除了接受命运,很难有其它出路。
好在骨折至少需要二三个月才能恢复,他有足够的时间,看清楚钢铁厂那边的安排,再思考以后的路子。
最理想的状态,自然是回去干老本行,毕竟这个干了很多年,非常熟悉了。
心里却明白不大可能。
当初退伍后,分配到钢铁厂当司机,还是一个远房亲戚出面,才帮他谋取了这个工作。
去那边上班后,才知道因为自已的介入,让钢铁厂一个中层领导的儿子,丢了这份原以为稳妥的工作。
远房亲戚是他父亲的一个表舅,不想第二年就因病去逝。
因为得罪了人,他在钢铁厂的处境一年比一年困难。
只是他做事认真负责,别人想挑刺一时也找不到,所以才坚持到现在。
这次的事情,何尝没有对方的影子?
否则大过年的,何必这样威逼自已赶路,最后出了车祸?
毕竟钢铁厂就算再缺煤,也不差这一车。
否则的话,生产早乱成一团了。
“如果那边的工作干得不舒服,不如过来帮我——”夏臻见他这样说,知道他现在还在犹豫,需要有人推他一把。“我的情况,你想必听秦英姐提起过,不放心的话,可以听听她的意见。”
已经进入八十年代,个体户开始进入历史舞台。
他以前不着急,所以没有想过大肆招揽人才。
如果遇到合适的人,那他也不会放过。
“跟你干?”彭民浩吃惊地反问。“你觉得我行?”
他其实和秦英私底下聊过这事,当然不是跟他干的事,而是她在这边干的具体工作,以及待遇等等。
毕竟她一个女人,上有老下有小,需要支撑起一个家庭,肯定不容易。
去年为了活下去,还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只为了帮自已分担一点生活的压力。
只是这段婚姻并不长久,很快就以分手告终。
据她的说法,这次婚姻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住在同一个台门夏臻,在她的主动自荐下,帮他工作。
现在帮他负责泡菜生意,一年下来,可以赚一千元以上,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大好事。
他听后也有些眼红。
到了他这个年纪,早已不会把司机这个工作看得太重,毕竟它再体面,赚的钱远远不如秦英。
至于她对自已的态度,以前他一直下不了决心,原因很简单,自已还是个未婚青年,而对方却已经结过两次婚,还有这么多拖累。
经过这次接触,他的想法又变了。
自已已经不再年轻了,对女人的态度在务实一点。
秦英是他的战友,退伍回来后也没有断了联系,可以说知根知底,比娶一个陌生人更合适。
既然她有这个心思,自已也得好好考虑一下,给她一个答复。
如果自已也能在夏臻这边工作,那对他的好处无疑非常大。
一方面跟秦英接触方便,不用分居两地,一年到头难得见几次。
另一方面,她的收入非常高,别说养家,就是天天大鱼大肉吃,这么多工资也用不完。
就算自已有她一半的工资,就非常恐怖了。
如果两人结婚,他们甚至可以考虑在县城买房子,以后安心当个城里人。
“当然。”夏臻回答道。“我这边又不需要你帮我造原子弹,只要用心做事,就没问题了。”
他这样说,是因为坚信一个原则。
用人先用德,一个人只要品性没问题,就值得招揽。
至于他能干什么?或者能为自已带来多大的效益,那就要看自已如何用好他了!
特别是八十年代初,遍地是机会。
只要他心态好,愿意安心跟自已干,那就没问题。
“我考虑考虑。”彭民浩心里已经答应了,却没有说出来。“这件事还得跟秦英商量一下,看她怎么说——”
就算自已再愿意,也不能表现得太急切,这样会被人看轻的。
自已现在还没到这一步,所以适当矜持一点,没有坏处。
“行。”夏臻爽快地应道。
他自然也能看出彭民浩的想法,现在这样说,只是硬撑摆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能理解。
男人嘛!多少有些好面子。
给自已这个比他小了十多岁的人干活,肯定有些不好意思吧!
回头可以借口秦英要他这样干,就保住面子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