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靖安侯

第六百四十四章 来自齐人的问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沉老爷在面对杨敬宗父子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嵴背发凉的感觉。
就这种不顾后果的狠辣劲来说,女人的确比男人强很多。
而在这件事情里,不管是孙皇后或者说是孙家想要害顾横波,还是那位曾经的秦淮名妓想要借此反击后族…
双方都可以称得上是狠辣。
沉毅的理性告诉他,这件事大概率是后族干的,因为合情合理,而且完全存在这种可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有可能是惠妃娘娘自己自导自演…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她不仅仅是拿捏了皇帝的心思这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她想法子让自己宫里的太监在外面传了她将要生产的谣言,而这种行为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
宫里必然会遭受一场大清洗。
刚才皇帝虽然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让高明处理了那些吃里扒外的恶奴。
但是这句轻飘飘的话底下,不知道流了多少太监宫女的血!
如果真是惠妃娘娘所为,那么宫里遭受的这一场清洗,也一定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也就是说,顾横波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所用出的手段已经非常骇人了。
“希望我猜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冷,沉毅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要真是如此,这女人也太可怕了一些,后宫里…”
“其他娘娘玩得过她么?”
沉老爷在心里自言自语。
“真是她的话…”
“恐怕孙太后不在了之后,后宫便没有人能压得住她了…”
好在孙太后还非常年轻。
有这位皇帝的嫡母,同时也是皇帝的生母在,哪怕顾横波在宫里玩出花来,也不可能动摇孙太后的地位。
…………
在宫里待了半个时辰左右,沉老爷就离开了宫城,回到家里帮忙干活去了。
这条已经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沉宅现在也有了不少人,很多事情需要忙活。
比如说老爹沉章在外面买了厚厚一沓红纸,然后交给了兄弟俩,让兄弟俩把新年的对联给写出来。
毕竟沉家现在,一个进士一个举人,写字对于两人来说是吃饭的本事,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不过沉毅嫌麻烦,于是在一旁给弟弟沉恒磨墨打下手,等沉恒把十几对对联写完,沉老爷才在一旁对沉恒的字装模作样的评头论足一番。
不过沉恒也是好脾气,只是笑呵呵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沉毅一起把写好的对联整理好,交给了两个丫鬟保管,准备年初一贴在家里的各个门上。
这会儿,建康城里也已经热闹了起来。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卖对联年画,还有摆摊卖一些小孩儿玩意儿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到了下午,沉毅抱上了儿子沉渊,领着夫人一起,一家三口出了门,去东市街逛街去了。
这会儿,儿子其实已经能说会跑了,只是跑起来还不太稳当,偶尔还会摔跤,沉毅就抱着这个孩子,与夫人一起,在东市街走走逛逛。
小半天时间,一家三口买了不少东西,多半是小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都被沉毅提在手上。
往回走的时候,沉毅抱孩子抱得实在是有些累了,便在路边找了个小饭馆歇脚,陆若溪从他怀里把孩子接了过去,一边给沉渊整理衣裳,一边开口说道:“中午出门的时候,我说带上青儿他们,或者是把蒋胜带上,身边有个随从,最少有人帮着拎东西,就你非要犟,死活不肯带他们出来。”
沉夫人嗔怪道:“这下好了吧,买了这么些东西,累还是累你。”
沉老爷微笑道:“出来逛逛,带那么些人有什么意思,就是要咱们一家三口,才有趣味在里面。”
夫妻俩正说着话的时候,店小二过来招呼,沉毅要了两碗面还有几个小菜,店小二应了一声,下去传菜去了。
一家三口正在等面和菜的时候,隔壁桌一个身材高大,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汉子,笑呵呵的站了起来,然后也不打招呼,径直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沉毅对面。
沉毅夫妻俩还有孩子,是坐在同一边的,因此这个汉子,就正好坐在了沉毅对面。
沉老爷微微皱眉,抬头看了这人一眼:“这位兄台,这张桌子有人了。”
他缓缓说道:“不要自找没趣。”
坐在沉毅对面的汉子笑了笑,开口道:“在下自然知道这张桌子有人了…”
他看向沉毅,缓缓说道:“还是江都府的沉毅沉老爷,是不是?”
沉毅本来没有怎么在意这个汉子,毕竟建康城里平日里喜欢闹事的泼皮懒汉们,着实不在少数,有些建康本地的泼皮,常年混迹建康各大酒馆酒楼,听到外地的就会上来蹭上几句话,或者想办法混点零花钱。
而沉毅夫妻俩对话,都是用的江都话,被当成外地人也很正常。
毕竟沉家也的确算是外地人。
但是这个汉子一开口,沉毅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首先,不是建康口音。
其次,他认得自己…
这个时代可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存在,他认得自己,而自己不认得他,就说明这人非常注意自己。
说不定还在暗中跟着过自己!
沉毅立刻警觉了起来,他身体前倾,把妻儿挡在了汉子的之外,若有所思:“北边的口音?”
汉子点头:“我是齐人。”
“沉学士这两年声名远播,在下在齐国都听到了一些关于沉学士的消息。”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伸了伸脖子,看了沉毅身后的母子二人一眼,微笑道:“这是沉学士的夫人和儿子?”
他的目光,停留在沉渊身上,呵呵笑道:“小公子生得很可爱嘛。”
他又看向陆若溪,呵呵笑道:“夫人生得也好看。”
听到这句轻佻的话,陆若溪径直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沉毅没有说话,而是缓缓举起右手,掌心朝天。
这汉子看到沉毅这个手势,也不慌乱,只是澹澹的说道:“沉学士也太紧张了一些,在下只是夸奖令公子几句,怎么沉学士就要召唤内卫了?”
沉毅目光一凝!
这人知道,自己举起手掌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人的身份就几乎可以肯定了,不仅是齐人,而且有北齐的官方背景,大概率…
是北齐清净司的人!
沉毅举掌的次数并不多,因此内卫赶来的非常快,只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有两个内卫的汉子几乎是冲撞进了这家酒馆,对沉毅恭敬低头,抱拳道:“沉学士!”
沉毅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北齐汉子,咬牙切齿:“齐人细作!”
“给我拿了!”
两个内卫对视了一眼,还是上前,轻松把这个齐人按住。
这汉子被两个内卫按住之后,却并不慌乱,只是微笑着看向沉毅,笑着说道:“沉学士也太多心了一些,我只是问候了一番沉学士的家人,沉学士怎么竟要派人拿我?”
他被按在桌子上,目光依旧看着沉毅:“沉学士,一场误会。”
沉老爷怒视了这人一眼,低喝道:“拿下去严加讯问!”
这个汉子被两个内卫押住,却并不慌乱,只是微笑道:“沉学士,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们陈国朝廷无缘无故拿了我。”
“恐怕都用不了开春,两国就要再启战事了。”
沉毅眯了眯眼睛。
“这么说,你在北边身份很高?”
这汉子微笑点头:“不低。”
沉老爷终于还是没有按捺住脾气,沉声道:“押下去拘起来!”
见两个内卫有一些犹豫,沉毅怒喝了一声。
“我说押下去!”
这两个内卫这才连忙点头,把这个高大的汉子给押了下去。
等到三个人离开了这家酒馆,沉毅回头看了一眼夫人孩子,声音尽量平静了下来:“夫人,咱们回家…”
陆若溪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看的沉毅,问道:“夫君,刚才那个人你认识么?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认识。”
沉毅努力克制情绪,缓缓开口:“放心罢,为夫会…”
“妥善处理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